農歷文學網 > 都市之超品相師 > 第六百七十一章連環兇案
    劉志山想了想,然后對穆珊珊問道:“孫大望什么時候回來?我們需要孫寧準確的生辰八字,我相信孫大望應該找人給孫寧看過!只要孫大望回來,你就立刻去找他要孫寧的生辰八字!”

    “是!我知道了!孫大望正在回來的航班上,他落地以后,會馬上到這里來!”穆珊珊對劉志山點了點頭,然后又看了眼沈恪,低聲道:“你還有什么發現就全都一起說出來唄!”

    沈恪搖了搖頭,然后對穆珊珊說道:“我現在心里有一點點猜測,但是需要孫寧的生辰八字才能夠肯定,在我不確定之前,我是什么都不會告訴你們的,但是,我要提醒你們一點,這個案子,可能并不只會發生一起,接下來這段時間,咱們江城市可能還會發生好幾起這樣的案子,就算江城市沒有發生類似的案子,別的城市也可能會發生,總之,你們最好留意一下類似的案子,我甚至懷疑這起案子并不是第一起!”

    “你的意思是說,其他的城市可能之前就已經發生過類似的案子了?”劉志山聽到了沈恪的話之后,眉頭立刻微微皺起,然后又對穆珊珊吩咐道:“姍姍,你去查一下別的城市最近三個月之內,有沒有發生過手法類似的案子?”

    “好,我這就去查!”穆珊珊看了眼沈恪,然后也沒有避著沈恪,直接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警察局里的后勤支援,讓他們立刻在電腦上搜索沈恪所說的信息。狂沙文學網 www.kuangsha.net

    片刻之后,一封郵件就出現在了穆珊珊的電子郵箱里,然后穆珊珊點開電子郵件,匆匆瀏覽了兩行之后,忍不住對劉志山驚呼道:“隊長,沈恪他猜對了,這里發生的案子,真的并不是第一起!”

    “什么叫做被我猜對了,我這可是用自己智慧的大腦分析出來的,你不懂不要亂說好不好?”沈恪不滿的對穆珊珊說了一句,然后對穆珊珊問道:“之前發生了幾起這樣的案子,都在什么地方發生的?”

    “兩起!”

    穆珊珊不等劉志山開口,就直接回答了沈恪的問題。

    劉志山看了眼穆珊珊,但卻并沒有生氣,他只是對穆珊珊微微一笑,然后點頭道:“那你就好好說說這兩起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把?”

    “記得說一下這兩個案子里面受害者的年齡,還有他們的出生(日rì)期!”沈恪也對穆珊珊補充了一句,然后就準備聽穆珊珊的案(情qíng)匯報。

    穆珊珊白了沈恪一眼,這家伙真是越來越把自己當一回事了,不過雖然這么想,穆珊珊還是將案子的詳(情qíng)對沈恪和劉志山說了出來。

    這兩起案子分別發生在湘南省的金沙市和江城市附近的宜江市,兩起案子的受害者,一個是17歲的花季少女,一個是43的中年男子,除了兩個受害者被害的手法和孫寧這起一樣之外,其余就沒有什么共同點了,當然,那兩起案子同樣沒有任何線索。

    “沈同學,這兩起案子你怎么看?”劉志山雖然已經確定這三起案子應該是同一人,或者是同意團伙所為,不過為了穩妥起見,他還是對沈恪問了一句,想咨詢一下沈恪的看法,畢竟沈恪才是這方面的專家。

    沈恪并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劉志山的問題,然后轉頭看著穆珊珊,穆珊珊被沈恪看得臉色逐漸羞紅起來,然后有些羞怒的對沈恪喝道:“你有什么話要說就直接說,看著我做什么?”

    “我看著你當然是有原因的了,我剛才不是說過讓你說一下這兩個受害者的出生(日rì)期嘛?你怎么沒告訴我?”沈恪無奈的看了眼穆珊珊,很委屈的對她說了一句。

    穆珊珊這才想到自己好像沒有完成沈恪剛剛的吩咐,于是她連忙將那兩個受害者的出生(日rì)期調出來,念給沈恪聽。

    沈恪聽到這兩個人的出生(日rì)期之后,又開始繼續在心里暗暗的計算,劉志山和穆珊珊看著沈恪兩眼放空的狀態,都不敢開口打擾他,只能夠等著沈恪自己從這種狀態里面退出來。

    過了一會,沈恪這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后看了眼站在旁邊的穆珊珊和劉志山,對他們兩人點頭道:“正兩個應該也和孫寧一樣,都是陽年陽月陽(日rì)陽時出生的人,所以才會被人用這樣的方式殺害,然后對方應該是為了奪取他們的執念,至于究竟兇手想做什么,現在線索太少,我還不敢確定!”

    “該死,看來這次的案子不簡單!”穆珊珊輕啐了一聲,然后看了看沈恪,輕聲道:“沈恪,這次的案子,你能不能幫我們把那個兇手找出來?這個兇手也實在太殘忍了,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qíng)!”

    沈恪輕輕搖頭,沒有去看臉上浮現出失落神色的穆珊珊,他對劉志山正色道:“劉隊,這個案子現在不是你們能夠接手的,我建議你立刻把案子上交,讓上面派人來抓那個兇手,那個兇手極度危險!”

    “你們不要攔著我,我孫大望什么場面沒有見識過,我要進去看看我兒子怎么了,你們都給我讓開!”就在劉志山正準備對沈恪說點什么的時候,別墅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悲嗆無比的聲音。

    “劉隊,看來應該是孫大望回來了!”穆珊珊低聲對劉志山解釋了一句,大概是孫大望想來現場看看,但是現場太血腥殘忍,所以樓下的警察為了孫大望好,不讓他上來。

    “讓他上來吧!正好我有點事(情qíng)想問問他!”沈恪看了眼劉志山,淡淡的對他說道:“想要抓住那個兇手,線索可能就落在孫大望的(身shēn)上!”

    沈恪的話立刻就讓劉志山改變了主意,他對穆珊珊點了點頭,然后低聲道:“姍姍,你去下面讓孫大望上來!”

    穆珊珊點了點頭,轉(身shēn)下樓,劉志山等到穆珊珊走了之后,這才對沈恪低聲問道:“沈同學,你剛才這句話是什么意思?難道是孫大望做的?這可是他的親兒子啊!”

    沈恪聽到了劉志山的話之后,頓時啞然失笑,然后對劉志山輕輕搖頭道:“劉隊長,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孫大望當然不可能是兇手!”

    “那你這么說線索在孫大望的(身shēn)上?”劉志山還是不明白沈恪剛才那句話究竟是什么意思,所以對沈恪追問起來。

    沈恪笑著道:“劉隊長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情qíng)?”

    “什么事(情qíng)?”沈恪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劉志山完全想不到沈恪究竟想說什么?

    “如果我的推測沒有錯的話,兇手應該是根據他們的生辰八字來選擇動手的人,但是,生辰八字是十分秘密的信息,而且現在一出生就記生辰八字的人說實話真的不多,就算是父母記下了生辰八字,一般也不會對外到處說,所以說,能夠知道孫寧生辰八字的人,我們應該很容易就能夠排查得出來,這樣的話,豈不是能夠將懷疑的對象大大的縮減,最有可能的,就是兇手可能給孫寧算過命,所以才知道了孫寧的生辰八字,如果真有一個這樣的風水相師的話,基本上百分之八十就鎖定兇手了!”沈恪笑著將他的推測對劉志山說了出來,聽得劉志山連連點頭。

    劉志山先是深深的看了沈恪兩眼,然后低聲感嘆道:“沈同學,你不來考警察真的是浪費人才了,就算你沒有這(身shēn)本事,就憑你這個觀察力就已經是一個神探的胚子了!”

    “別,我是真的不感興趣!”沈恪笑著搖頭,示意劉志山不要再和自己開玩笑了。

    “什么東西你不敢興趣?”這時候穆珊珊上樓了,她聽到了沈恪的后半句話,所以冷著臉對沈恪問了一句。

    沈恪并沒有回答穆珊珊的問題,而是將視線放在了跟在穆珊珊(身shēn)后上樓的那個約莫五十多歲的男子(身shēn)上,這個男子和孫寧有六七成相似,滿臉的悲憤和哀傷,應該就是剛才在樓下想闖傷來的孫大望。

    孫大望剛才就已經被告知現場極為的慘烈,他的心里已經有了一些準備,但是當他看見被大卸八塊的孫寧時,卻還是承受不住這股巨大悲傷的打擊,直接哀嚎了一聲,然后就暈了過去。

    穆珊珊一邊蹲下來給孫大望掐人中,一邊對沈恪責備道:“普通人怎么能夠看這么慘烈的現場,現在好了,直接被人給嚇暈了,要是孫大望再出點什么事(情qíng)的話,我們的麻煩就大了!”

    “不讓孫大望上來,我怎么去找線索!”沈恪對穆珊珊嘿嘿一笑,然后就蹲在了穆珊珊的(身shēn)邊,接著伸手在孫大望的太陽(穴xué)上輕輕揉了兩下,將一縷精純的元氣送入到了孫大望的體內,促進孫大望蘇醒。

    孫大望得到了沈恪輸入進來的元氣之后,立刻就慢慢蘇醒過來,之前已經見過那慘烈的現場,他現在雖然臉色蒼白,但是卻比剛才強多了,最起碼他一眼就認出來站在(身shēn)邊的沈恪,然后勉強支撐著坐起來,對著沈恪驚呼道:“沈大師,你怎么在這里?”

新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