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歷文學網 > 唐末戰圖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聯兵作戰
    “劉漢宏的水師已經被我驅散了。”何勝微一沉吟之后道:“等今日休整一天,明日開始我水師就可以持續作戰,將其徹底擊潰。你去找下這個陳巖,失去了越軍水師的夾擊,他應該能夠穩住局面一段時間吧。”

    “你沒把李陽他們帶來啊?”陳武見到何勝沒有帶來水師步軍都,搖了搖頭,不過隨即道:“不過你們過來了,這老小子應該會恢復一點信心了。”

    陳武和何勝分開之后立即開始入城找到陳巖。其實后者此時已經知道淮南軍水師過來了,只是有些吃驚對方這么龐大的戰船一字排開直接將長樂港的碼頭全都占據了、

    “陳大帥,我沒騙你吧,淮南軍水師已經南下了,數日之內必會徹底將劉漢宏的水師船隊徹底擊潰,到時候沒有水師干擾,你應該哦能穩住局勢吧?”此時的陳武已經想好了怎么和陳巖談判,所以一開口就直接將水師擺到了臺面之上,并且直接告訴對方,淮南軍水師掃清福州外圍海域之后,會擇機進入泉州,將王潮手中的那支船隊也給擊潰。

    “請尊使放心,陳巖馬上組織兵力先掃清福州殘余越軍,然后立即往前線福安方向增派援軍,誓死擋住劉漢宏南下腳步。”此時的陳巖沒有了之前的傲氣,在被劉漢宏打的灰頭土臉之后,更是見識到了對方那種近乎于洪荒巨獸一般的戰船,心頭已然沒有了和陳武較勁的底氣。更何況陳武自從來福州基本上說的話都兌現了,不僅僅告知劉漢宏南下,讓他早做準備,而且淮南軍水師真的渡海作戰,從北方長江口直接開到了福州外海。

    陳巖這邊怎么想的,陳武已經無所謂了,不過何勝在隨后兩天不間斷的戰斗之后,倒是發現了越軍水師在福州的據點長溪。雙方在長溪附近海域再次發生大戰,這一次淮南軍水師的戰績比起此前第一次海上作戰時進步要大多了,雖然對于復雜海況之下操船行走依舊不如對方,但是仗著己方船高堅固,在開戰之后大量使用高速俯沖戰術,直接滿帆高速沖擊對手,利用本身的船體在大戰之中屢屢犁翻對手,直接將越軍水師最后的力量一掃而空。大勝之后何勝嘗試攻擊長溪碼頭,雖然讓越軍退入港口之外,但是本身沒有攜帶步軍的他也舍不得讓水手上岸戰斗。

    “告訴陳巖,讓他組織兵力船運長溪,從后方襲擊劉漢宏后背。”何勝在回到長樂港之后對陳武道:“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人數不用多,三千人足以,十天之內就可以和返回在福安匯合。”

    何勝的辦法得到了陳巖的同意,在福州已經無兵可調的情況之下,咬牙直接將自己的親衛都抽調了出來,一股腦全部塞到了何勝的船隊上面,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運抵長溪,在淮南軍水師強大的火力掩護之下重新搶占碼頭,直接將長溪徹底拿下。

    不過此時在水師被淮南軍打散之后,長溪在劉漢宏的越軍之中的地位也飛速下降,在見到淮南軍攜帶步兵參戰之后負責防守長溪的部將黃硅直接水軍退走。

    如此一來在搶到了登陸點之后,義寧軍幾乎是拼盡全力從長溪迅速繞過海灣直插越軍后路,幾乎是攆著黃硅的屁股一頭扎進了福安地區,然后隔著長溪河和越軍廝殺不止。

    此時何勝率船隊在釋放了俘虜越軍水師的十幾艘小船之后,帶著拆卸下來的弩炮撲到了福安城下,開始掩護義寧軍攻擊,短短三天就直接協助對方沖入了城中。這三千人雖然人數補給黃硅手下人數的一半,但是卻是義寧軍最精銳的部隊,所以入城之后依靠著本地百姓的支持,幾乎是一邊倒的直接將黃硅硬生生的從城內攆了出去。

    而且在此時,分離出來的淮南軍水師沿著長溪河巡弋不斷,將后來增援的劉漢宏所部逼得無法白天過河,只得繞道后面從武夷山山麓過去,等于給了義寧軍更多的時間,從福安往南沖擊寧德,快速抵達一線戰場的這三千精銳甚至于在發起突擊的時候,負責主持前線戰事的越軍劉漢宏的弟弟劉捍宥根本來不及反應,被從背后參與戰斗的義寧軍給徹底打蒙了。隨后在范暉率軍不顧一切往前突擊之后,雙方前后夾擊,逼得劉捍宥不得不從寧德撤退。

    這場歷時十天的跨海戰斗,在何勝和陳巖聯手之后終于落下帷幕,劉捍宥退守福安山地,寧德被成功的守住了。

    等到范暉穩住局勢之后,何勝留下小船隊在附近海域巡航,淮南軍外海船隊全體出動,開赴長樂,往南尋找王潮的水師船隊。

    其實王潮手中的水師船隊與其說是水師不如說只是單純的船隊,常年出海,甚至于和交州等地進行商貿往來的商船隊,只是掌控在王潮手中而已。這樣的船隊在正規的水師面前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尤其是淮南軍連續作戰之后,本身海戰水準迅速提升之后,那一排排的弩箭呼嘯而出之后,這支商船隊在開戰不足一個時辰之后就在連續被擊沉五艘大船之后舉手投誠,甚至于王潮本人在船隊被帶走之后都心驚膽戰,當即派人出面,表示詢問從哪里來的水師。他一開始甚至以為是靜海軍的水師過來打劫了。

    何勝沒有理會王潮,直接把后續事宜交給了十三司,在帶著大隊的俘虜和戰船返回長樂之后,福州局勢算是徹底穩住了。

    “這王潮的商船隊和繳獲來的這些小船就暫時留在長樂港吧,由羅生負責統帥,協助義寧軍持續抵抗,我外海船隊要返回揚州了。”何勝這些日子帶著船隊四處作戰也是疲憊不堪,在安排完這些之后苦笑道。

    “帶上我,我也要走了,福州的十三司分部也已經建的差不多了,往后東南步軍往南推進,和內地也就可以陸路相連,不用操什么心。”陳武苦笑道:“雖說讓陳巖服軟了,那都是你們水師的功勞,這回回去非讓向老大給我罵死不可。”

新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