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歷文學網 > 耕農人家:山里漢,俏娘子 > 868竟敢這么挑
    一件件造型別致精巧,所用材質更是上乘,寶石碩大通透無雜質、白玉翠玉溫潤無暇、珍珠一顆顆拇指大小、點翠鑲嵌、金胎累絲匠心獨具,技藝精湛,無不透著奢華大氣。狂沙文學網 www.kuangsha.net

    盧二少夫人一眼掃過去,眉心不覺蹙了蹙,暗暗的有些心痛。

    盧家大把銀子是沒錯,她也很有錢是沒錯。但盧家的錢也不是可著她盡(情qíng)花的,她所謂的有錢不過是相對于妯娌們而言,并不意味著可以隨心所(欲yù)的揮霍。

    好東西她見了不少,一眼掃過去大致也能估摸出價錢,這些東西里頭,哪怕看起來最便宜的一對鑲嵌著珍珠的鏨花金鐲也得四千多兩。

    四千多兩啊,她在寧王府一年的月例銀子都不到兩千兩呢。

    況且,這一對金鐲在這一片珠光璀璨的物件中一點兒也不顯眼,換做是她,她也不會在一片更好的東西中挑選一件最不顯眼的啊。

    即便不好意思挑那最好的,怎么著也得挑一件差不多的吧?

    嗯,或點翠、或鑲寶的,五六千兩一件,算是最便宜的了。

    五千兩啊,想想盧二少夫人都覺得(肉ròu)痛。

    銀子她不怕花,今兒本來就打算為范小姐花上二三萬的,但這銀子花的不值得,那就肯定(肉ròu)痛了。

    花給蘇錦,能算值得嗎?根本就是冤大頭好嗎!

    盧二少夫人那叫一個懊惱,心都痛了。

    寧王世子妃閑閑飲茶,眼角一挑淡淡掃過神色變幻好不精彩的弟妹,勾了勾唇角,這會子知道心痛了?活該

    寧王世子妃甚至有點拿不住蘇錦是個什么意思了?難道是故意裝傻充愣要掃自家弟妹的臉?故意讓她(肉ròu)痛?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

    寧王世子妃自嘲一笑,反正不管怎樣都跟她沒有多大關系,她就是個看戲的。

    盧瑩兒也驚著了,她以為頂多也就是幾百兩、千兩出頭的東西,哪里想過是這樣?

    是了,是定郡王妃特意叮囑的,方才她似乎特意叮囑交代了兩次:要最好的東西。

新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