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歷文學網 > 掌貴 > 第六四九章 是好是壞
  自家媳婦肚子一直沒動靜,何母很著急。

  而前一陣,荊溪流傳開了一個說法:說程紅玉身子不能受孕。

  這事她聽后原本還嗤之以鼻,可后來聽說,這話不是空穴來風,而是上次南巡時,有貴女聽到御醫給紅玉把脈時道出的……

  何母想到,當日紫玉確實求了恩典,讓御醫給程翾紅玉都把過脈的。難道當日就發現了什么給瞞下了?

  隨后,突然就有了紅玉和兒子互生好感的說法。笑話,要有好感,十幾年來早就有了。怎會這般突兀?

  她當時就很驚訝了。現在一想,難道,早有紫玉的算計在里邊?

  她突然又想到,兒子上封信里說過,紫玉給紅玉經常請了御醫把脈,難不成,把紅玉留在京城,就是不叫自己發現其不孕,并想給她治病?

  偏兒子還反復強調,說紅玉身子很好。

  呵,很好?很好怎么還沒懷上呢?

  其實這事一直壓在何母心頭。

  而眼下一聽小丫頭所言:其中紅玉的霸道,紫玉的強勢,兒子的委曲求全……其實全都說到了何母心坎上。

  當日,紫玉莫名其妙給紅玉和兒子牽線,就是為了掩飾紅玉的病嗎?當日的紫玉步步高升,豈會讓紅玉擋住前路?

  何母一下涼透了后背。誰家取媳婦在合八字之外不得打聽個身體狀況,偏自己疏忽了。程紫玉定是知道親姐不孕,才把這個虧留給了自家人。啞巴吃黃連,待發現時也就晚了……

  人的情緒就是這樣,一旦滋生出什么不滿,便會東拉西扯,帶動出許多原先隱匿或不覺的情緒來。

  何母一下想到了程紫玉的自私。當日她為了早日完成自己婚事,完全不管不顧紅玉和兒子大婚的倉促,把其中時間一再壓縮。

  程老爺子幾次登門,原先她合下的日子從三月提到了二月,又從二月趕到正月,最終呢?兒子在年前便匆匆忙忙辦下了喜事。

  兒子的大婚,許多地方都不盡如人意,給她留下了諸多遺憾。其實那次,她便已經很不滿了。憑什么,是程家女嫁到何家,可憑什么何家所有安排都要被程家牽著鼻子走?連大婚日子都做不了主?連公婆都沒有話語權?

  當時她還想著,到底是親戚,便忍了下來。可此刻想想,正因是親戚,對方更不該為了自家利益而讓親人吃虧受損啊!

新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