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歷文學網 > 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 > 第四百零四章 大蛇丸的咒印
    亞索記得,大約在兩年前,《富岳獎學金》剛剛成立的時候,富岳曾經在忍校的擂臺上,被四年級的玖辛奈一拳擊中過腎臟。

    當時亞索就在臺下,那一拳,亞索看著都疼。

    至于富岳后來是怎么治療的,亞索其實不太清楚,如今看來,這或許是這次發明的關鍵。

    不管怎么說,腎門這個地方位于腰后,是之前體查的忙點。

    亞索連忙上前將富岳翻了過去,屁股朝上。

    將團扇馬甲微微拉起,眾人都吃了一驚。

    只見富岳腰部一側,腎門的位置上,密密麻麻排布著詭異的紋路。

    “綱手老師,這是?”加流羅驚訝地問道。

    “咒印……”

    綱手聲音有些嚴肅。

    宇智波富岳畢業后一直在警務部隊任職,從來沒有離開過木葉執行任務。

    也就是說,有人潛伏進了村子,對村子中的精英忍者施展了這種禁忌之術。

    亞索皺起眉頭,不置可否的吐槽道:“說起來,有誰會布置粉色的咒印呢?未免也太可愛了吧?”

    確實,如果說一般的咒印,比如說日向日差額頭上的籠中鳥之印,都丑陋不堪的話,富岳腰間的這個粉色咒印,就妖冶得像是一朵鮮花。

    “亞索,你有什么辦法嗎?”綱手對于咒印的研究近乎空白。

    亞索自然也不懂什么咒印的,不過他知道有人懂。

    一個是團藏老師。

    原時空里面,團藏訓練“根”成員時,要求其沒有名字、亦無感情,沒有過去、亦無未來,心中只有任務。

新快3开奖走势图